欢迎光临深圳市投资基金同业公会!

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国家大战略与大布局

日期:2013-12-30来源:标签:
      专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国家大战略与大布局

  在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之后,西部各个地区以及众多企业家纷纷关注,掀起了一股丝绸之路热,国内外均高度关注。

  热潮背后,丝绸之路经济带到底体现着怎样的国家战略,这对中国的区域发展、全方位开放等有何意义,应该如何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

  这都需要冷静思考与理性分析。为此,专访了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魏建国。

  魏建国先生曾任国务院新亚欧大陆桥国际协调机制组长,也曾在新疆挂职,还在中国驻非洲一些使领馆担任过商务参赞,对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有不少独到见解,其认为,“一定要把这个经济带作为我们国家未来三十年开放一个很重要的战略目标、战略平台来打造”。

  开辟第二开放战场

  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个概念提出来之后大家都很关注,但是似乎觉得有点出乎意料,丝绸之路为什么在当前背景下提出来,它有什么意义?

  魏建国:应该说丝绸之路经济带是我们国家的大战略,我把它总结成三个“大”。

  一是国家的大战略。

  二是国家的大布局。东部地区出口下滑,欧美市场不景气,新兴国家也不太行,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必须要探讨三十年改革开放的老路子目前还对不对,还有没有可持续发展可继续下去的可能性?在这个时候我们出现了三个布局,一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二是海上丝绸之路,三是与周边的国家加强合作,我把它总结成路、边和带。这是我们未来三十年改革开放和可持续发展的热点。

  三是大手笔。这个大手笔靠什么来支撑?应该靠三个方面,首先必须要找出一条能够比海洋经济物流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通道,我们就有贯穿整个欧亚大陆的新亚欧大陆桥,而且沿途有着丰富的资源,从连云港到阿姆斯特丹,中间有47个城市,联系了17个国家。其次,这个大手笔还要靠企业项目来支撑,要树立起以企业为中心、以项目为重点的发展思路。最后,这条路人流、物流不足,我们的货物到阿拉山口出境,对方用宽轨铁路,我们是标准轨,就只能换轨,当时换轨只有两条路,大批货物停在那。路通是关键,把路打通后这就是一个大通道。

  你这里说的路要打通是指要修战略性的新铁路?

  魏建国:我的想法有两个步骤,一是在原有基础上加快换装,以前宽轨和标准轨主要是出于战争的考虑,现在不必要了。二是如果中国高铁能够走出去的话,一条线铺过去,我们与沿途国家共同开发、共同实施,使得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我们从云南到缅甸曼德勒也是一个路子,但是我觉得这条路更重要,新亚欧大陆桥将近一半在我们境内。这条路不是一条线,而是一个带,所谓带就是沿着铁路两带要建一些开发区,建一些我们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开发区。

  你是说在中亚国家和其他国家建铁路?

  魏建国:在中亚国家和其他国家,甚至在欧洲国家,然后通过这样的运输来缩短运程,而不要绕好望角、马六甲海峡走太平洋的海洋道路。

  货从哪来,中国的货就可以,以前我们是把日本、韩国的货用船运到日照或者连云港再往西走,现在中国自己的货完全可以供应,而我们所需要的这些国家的油气资源等也可以运进来。我觉得这个大动脉要打通的话,效益是非常好的。

  习主席在中亚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我是举双手赞成的,一定要把这个经济带作为我们国家未来三十年开放一个很重要的战略目标、战略平台来打造。

  这会让外界感觉中国有一个西进战略么?

  魏建国:我们不提西进战略,它是一个布局。一提西进好像我们就是进入人家市场,我们是互通共赢的关系。

  我认为中国搞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的对象仍然是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与地区。但是我们不否认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创造,在重温我们历史的同时,又建立新的伙伴关系。

  到中亚去设开发区

  对于西部来说,开发了十年之后还面临开放的问题,因为西部的经济外向度很低,它现在面向中亚的话,它怎么和中亚国家合作?能不能打入中亚市场?

  魏建国:这个问题特别重要,新疆跟丝绸之路沿线其他国家,有一段是同样的纬度,都产棉花、哈密瓜,都产油气等资源。西部地区必须把自己当做桥梁,使自己成为连接东部、贯穿中西、连东通西的一个桥梁。

  首先,现在中亚国家需要提升自己的工业基础,我们可以把中国过剩的生产量转移到中亚。但是转移的产业不能是高污染、高能耗的,这个路走好以后会受到丝绸之路沿线的欢迎。

  第二,转让技术,我们可以把中国特色的IT技术引进到中亚,还可以转让我们的农业技术,让中亚国家真正感到中国企业是帮助解决就业、转让技术、培训工人的,从而使它们形成自己的工业生产能力。

  现在一些人对中国在中亚国家的印象就是奔着他们能源和资源去的,中国要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来改变这种印象吗?

  魏建国:中国这次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提出,不仅是做原来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更重要的是要帮助解决当地的就业和工业化,让我们西部地区起到桥梁的作用,把我们东部的技术、设备、生产商转移到那边去。西部地区的人跟丝绸之路沿线国家语言相通,风俗习惯相近,而且历代历史上交往比较好,这个历史机遇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西部地区下一步改革开放再不会找到一个更合适的窗口了。

  重新开辟丝绸之路是恢复我们历史的元气,同时也谱写新的篇章,这个篇章是我们始终支持的平等互利、共赢发展,走和平发展道路。具体做法还是要以建设开发区的形式,中国要沿着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条线,以基础设施和道路的改进、铁路的建设为前提,然后在沿线建一些双方共同接受、共同打造的经济特区,或者叫经贸合作区。

  从目前中国在海外做的开发区部分不是很成功,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过程中,如果以交通和开发区相配套往前走的话,在这方面要吸取什么样的教训?

  魏建国:首先还是要按照这次三中全会讲的,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我不太赞成给补贴。发展到现在,完全可以以企业为中心、以项目为重点,以市场化来操作这些合作,而不是政府拉郎配,选一个地方,然后叫一些企业过去形成一个集群,这个不符合市场规律。

  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过程中,一是要发挥国企和民企并肩的力量,我们在非洲搞的开发区主要是国企为主;第二,实施开发区的过程中一定要把双方的利益捆绑在一块;第三,两国政府之间必须要签订投资保护协定、对企业家的保护政策。

  企业家要选择好市场、项目、合作伙伴,选择好你的特长。政府部门只是做好中间推介,像裁判员一样的,告诉运动员沿着路跑,至于运动员跑得好坏全靠他自己,我们以前是带跑、领跑或者路上还推着他跑。

  打造新经济体

  我们过去经济战略还是在国内,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个超越国家的经济带,从这点而言它对于中国会有什么样的挑战?因为过去中国做一些多边场合的交往相对来说不是特别成功。

  魏建国:中国的官员、企业习惯于单打一,或者是单打二都可以,但是一旦到多边场合下面,很少会利用多边场合的机制来发挥中国的作用。这次丝绸之路经济带,我认为是对我们一个巨大挑战,在理论上面都是挑战,这个挑战就是在多边场合下怎么做到以我为主,同时又发挥多边的力量。否则,很可能大家就是一盘散沙,没法以中国的指导思想来把这个经济带做成。

  有人问我说丝绸之路经济带要不要建一个相应的机制,像G8或APEC这样,我个人认为现在还不到时机。要先以中国为主做起来,在做的过程中逐渐形成自己的领导力和多边机制下的思路。

  当前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国最大挑战就是如何在一对一的合作的同时,展现多边合作体系下的领导责任,这也应该是提的时候了。再说如果不提这些的话,容易形成在下一步的区域和多边场合下,中国的影响力和中国的领导地位下降。

  目前因为中亚这块,丝绸之路经济带,人口相对比较有限,我们目前的丝绸之路经济带重点是不是东欧地区,类似于像波兰这种人口稠密的地方?

  魏建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是我们一个布局,这个布局不是只管到中亚几个国家,中国的目标是通过丝绸之路经济带向西更加开放,不仅关系到波兰,更关系到欧洲,可以直接到英伦三岛,到北欧国家。

  你估计丝绸之路经济带要想打造我们所期待的状况,需要多长时间?怎样把这一步迈出去?

  魏建国:我认为快的话有可能在十年,慢的话也就是十五到二十年建成。所以起步很关键,从现在开始到2020年属于起步阶段,这个阶段是铺垫设计,同时也是思考的阶段,是大家文化各方面交汇碰撞,而且不能停留在纸上谈兵,而是脚踏实地的加快推进。

  突破口就是和沿线国家共同打造经贸合作区。这种开发区不一定面积很大,但是它必须具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双方共同需要的,能够引领当地的工业布局,解决当地的就业,并且能够使得财政经济腾飞的这种工业体系。我们是通过这个板块搭建一个平台,然后投资,各方面都跟上。所以这需要我们通过政府部门的合作沟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设几个经贸开发区,或者叫跨境合作区。第二,政府只能是搭台,企业来唱戏。政府起的作用就是双方对投资保护作用,使它健康成长。在一定程度上来讲,这可能是一个新兴的,而且是一个创造性的东西,这个开发区绝对不要搞成像非洲那种,是一种双方都有需求的。

  中国希望这个地区贸易经济走向一体化、自由化,中国和东盟这样的自由贸易模式比较成功,但在这个地区,可能自由贸易还需要时日,最终应该怎样推动?

  魏建国:如果丝绸之路经济带最后成为区域一体化的经济带,我认为这符合中国经济发展,也符合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地区的发展,更符合世界经济的发展。

  这块地区的面积比较广阔,土地资源也很丰富,如果通过双方的合作能够打造出万亩良田,千顷棉花地、玉米地,以及大棚蔬菜,这对中国、欧洲、俄罗斯都是很好的,这就提供了一条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如何带动后起国家共同致富的经验。

  中国要像中心城市发挥溢出效应一样,让周边地区得益。我非常不同意一些想法,说是中国正在实施远交近攻,我们更重要的是把周边的关系搞得更好,周边有很好的发展环境,这个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当前中国的大布局,这个棋子的分量很重,今后它起的作用将会日益显现。

  至于你刚才问到会不会形成中国跟东盟自贸区,我认为完全有可能,甚至超越它,形成一个新的经济体,在这个经济体里面使用的是人民币,使用的是双方共同的物质资源,合理的调配市场的机制,不仅给中国和中亚国家人民带来利益,而且为世界造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