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深圳市投资基金同业公会!

文化经纬/一九二一,恰同学少年

日期:2021-06-29来源:标签:

      一九二一年的夏天是一个不寻常的夏天。中共一大在上海法租界的一处民宅召开。那是七月二十三日,共产党员代表从全国各地来到上海,秘密汇集于当时法租界贝勒路的李公馆。一百年后,即将在今年夏天上映的电影《1921》要回到中共一大,讲述由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年改变中国的故事。

  这个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的会议,在当时是一次秘密的行动。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六月抵达上海,向当时主持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李达等人提出召开全国代表大会的建议。正是这个建议掀起了中共一大的序幕。从全国各地到会的有十三名代表,刘仁静、张国焘来自北京,陈公博来自广州,王尽美、邓恩铭来自济南。而董必武、陈潭秋是武汉代表,毛泽东是长沙代表,他与日本代表周佛海共同记下了这场会议的细节。会议所在地李公馆是上海代表之一李汉俊的家,另一名上海代表则是李达。

  在电影《1921》里,李达由青年演员黄轩饰演,倪妮饰演其妻子王会悟,同为“八○后”演员的还有毛泽东的饰演者王仁君。不仅如此,在其他代表的饰演者中,我们能看到大量青春面孔。例如,刘仁静扮演者刘昊然,今年二十三岁;饰演邓恩铭和王尽美的王俊凯和刘家祎分别出生于一九九九年、二○○一年。哪怕是年龄稍长的演员韩东君也是“九○后”,他在电影中饰演张国焘。而在中共一大代表之外,电影中的邓小平、宋美龄、杨开慧等人的饰演者都属于“Z世代”。

  可能有人就此发出疑问:这些年轻演员如何能够呈现伟大人物的精神面貌?这一“青春班底”凭借什么刻画革命先烈与英雄人物光辉灿烂的历史记忆?其实,在我们第一次认识这些历史人物时,他们往往已经走进了历史课本。而在大多数影像呈现中,他们往往都是严肃的、稳重的。

  不过,我们似乎都忘了,百年前改变中国的一群人,在当时都是正值青春年华的青年。正如梁启超所言,那是一个“少年中国”。“五四”作为中国的启蒙运动,是由一群青年学生领导的。当年扛着大旗走在游行队伍最前方的傅斯年不过是一个二十三岁的青年;起草印刷传单中的白话文宣言,提出“外争国权、内除国贼”口号的罗家伦也只有二十二岁。在一九二一年的中共一大中,参会代表不是“九○后”,就是“○○后”。毛泽东、陈潭秋、李汉俊、李达、张国焘、陈公博、周佛海、王尽美都出生于十九世纪的最后十年间,是名副其实的“九○后”。刘仁静参加一大时不及二十岁,是参会代表中最年轻的一位。而邓恩铭比他大一岁,他们当时都是学生。这些参会的年轻人代表全国五十多名共产党员,在李公馆的餐桌上讨论“少年中国”的“红色未来”。会议后来分多次进行,不仅通过了党的纲领,也确立了未来的奋斗目标。那一年的青春往事无疑是属于“少年中国”的珍贵历史记忆。毛泽东称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而它最初乃由一群热血青年打开前进的道路。正因为青春的稚气、锐气和勇气,这群青年才敢于迎难而上、不顾险阻,勇于在一切未知中开辟新局面。

  这一份历史记忆充满动人的细节。在这群代表中,年纪较长的当属董必武,参与一大时三十五岁。将近半个世纪过去后,某天董必武途经山东,往事涌上心头,留下这样的一首诗:“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舟泛语从容。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诗名为《忆王尽美同志》。那时,王尽美已经辞世三十六年,肺结核击溃了这位年轻的马克思主义者。而在董必武作成这首诗的前一年,哥伦比亚大学的一名历史学者在图书馆最新挖掘的史料中发现了一份特别的硕士论文,它是陈公博在一九二二年在哥大求学时撰写的硕士论文。这篇论文让在历史烟海中散佚多年的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和关于党的目标的第一个决议案得以重现,为中共一大提供了鲜活的青春证明。

  一九二一过去一百年后,一群同样正值青春的年轻人在电影《1921》中试图重现一百年前那个热火朝天的夏天。在上海,他们中有的人在狭小局促的房间中研读马克思主义,为中国的未来殚精竭虑,有的开办书局、出版图书、印刷报纸,为传播共产主义思想挥洒汗水,有的走上街头,为争取国家的利益大声呼喊。那是青春的激情,隔着悠悠岁月,它们依然振聋发聩,光芒四射。只要信念仍存,精神不灭,前人缔造的“少年中国”就能始终正值青春,因为永远都有新一代的青年追寻党的光辉历史。而他们总要回到青年为新中国上下求索的那一年─一九二一年,那时,有一群创造历史的年轻人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文章来源:大公报 作者:赖秀俞)